《嬌瓷》[嬌瓷] - 嬌瓷第2章  

聞淵的這本《嬌瓷》里的主角聞淵雲清瓷讓人記憶深刻,他們身上發生了什麼故事呢?
一起來看看吧。
春日正好,我眯着眼睛笑,在他臉龐呵氣如蘭。
「我院中男子雖多,可並非你想的那樣,他們有的彈琴,有的唱小曲兒,平日里只是逗逗樂。
我又不傻,我是郡主,斷不會讓那幫下人上我的床。
」「可你不一樣呀,我喜歡你,才讓你侍寢。
」…春日正好,我眯着眼睛笑,在他臉龐呵氣如蘭。
「我院中男子雖多,可並非你想的那樣,他們有的彈琴,有的唱小曲兒,平日里只是逗逗樂。
我又不傻,我是郡主,斷不會讓那幫下人上我的床。
」「可你不一樣呀,我喜歡你,才讓你侍寢。
」聞淵冷着一張臉:「喜歡我?
」「正是。
」「郡主的喜歡,就是逼我自稱奴?
」我:「……」他一臉譏諷:「究竟是喜歡,還是豢養寵物,郡主分得清嗎?
」「咳咳,那只是我從書中看來的,據說可以增進感情……」「什麼書?
」我編了個極不正經的名字,並親切地問:「要一起看嗎?
」聞淵又一次臉紅了,憤憤地撇開頭,不理我。

我找來葯給他塗上。
我沒伺候過人,都是別人伺候我,也不曉得葯該怎麼塗,只能手指胡亂在他身上戳。
沒戳幾下,聞淵身體繃緊,喉結動了動。
「別碰我!
郡主是不是覺得,打人一巴掌,再給人一顆甜棗,所有人都會做你的狗?
」他惱羞成怒。
也不知在惱我,還是怒自己身體太敏感。
「我出生是賤,但骨頭不賤,郡主便是殺了我,我也不會再屈從!
」呵。
又純情,骨頭又硬,我喜歡。
等他走了,我的婢女翹翹跟我說:「郡主,他太不聽話了,你怎麼容忍得了他?
」「他日後或許有用。
」「咦?
他只是個乞兒,沒了郡主,恐怕早就餓死了,以後還能有什麼用?
」我嘆了口氣。
沒人會懂,我實在忌憚那個夢。
萬箭穿心時,我痛得快窒息了,彷彿親身經歷。
夢裡,聞淵無疑是恨我的,我羞辱他多次,逼他屈從。
隨後天下動蕩,他異於常人的堅韌和聰慧有了用武之地,終於一躍而起。
當他站在城樓上賜我一死時,身旁還有個白衣寵姬。
那寵姬身形眼熟,但我怎麼都想不起來……

猜你喜歡